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士影居的博客

旧事真从一梦过 高谈再为十年忙

 
 
 

日志

 
 
关于我

陈希玲 男 居住地:天津市河北区 年过五十,自称“半大老头”。曾上山下乡,后30余年经营专业影楼,尤擅人像。早年尚文,为天津作协会员。老来好游,07年自驾面包走西藏,归著游记一篇,网间反响热烈。 欢迎交友,相携共进! 我的电话:022.84592451/ 我的手机:13652137060/ 我的QQ、542704924/ 我的另一个博客连接:摄士影居搜狐博客 sheshiyingju24.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半大老头 自驾面包 西藏归来 【川藏篇.3】  

2008-01-05 11:13:22|  分类: 图文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http://sheshiyingju.blog.163.com/blog/static/51099287200711309510961/   

 

        在竹卡,遇到进藏后的第一个公安检查站,所有车辆人员都要交验相关证件,经核准详细登记后才放行

     过检查站不久,公路又开始盘升,下一个要攀越的是3940米的觉巴山,是今天我们要攀越的第二座大山。在川藏南线十几座较大的山脉中,觉巴山不算是最高最大的,但其壮伟险峻的程度却也使任何人都不敢掉以轻心,这是一座走过后怕,却还想再走,值得嚼巴滋味的大山!         路全是沙石路:险,陡,窄,弯急。路一面是峭壁,另一面必是深渊!开车和坐车的人眼神稍微抬离路面看到下面,就会心跳。什麽叫大山?什麽叫峻险?什麽叫命悬一线?觉巴山就能给你答案      开车的比坐车的还好些,因为你就只管盯路面。而我这个照相的,这时也再不敢发话:让把车往边上开开好取景。如果车正走外沿,此时最怕的就是看到对面来了大车,那就赶紧找稍宽一点的地方提前避让,候着人家。路边岩石上,凡拐大弯的地方都用油漆写着斗大的红字,提醒你:转弯啦!鸣喇叭!对面来车了,两车相错过去的瞬间司机都不约而同按一声喇叭:以示感谢!以祝平安!
   不知为何,我的眼有些湿润了!

 

     好似无休无止的攀越,路也似无尽无头。明显感到机器没力,挂着一二档,使劲哄着油,面包车大声喘息着,车速还是人走就能跟上。远看跑到前面已绕到对面山上的车,无论大小都象甲克虫,而公路就象在大山衣襟上划出一道的白线,把他们串在一起。

     终于熬到山头,我们没有看到山顶经幡。在路碑3495公里处,公路不知不绝开始下行了。随着高度的降低,路边有了植物,甚至有了矮小的灌木丛,小树林,路边有了好看的鲜花,心中腾升一种安全感,以至忘了: 此身仍在白云处!
    早就下雨了,路面开始变泥泞,前面车轱辘刚碾过路面,马上就显出两道新新的辙印。路面上有的地方倒淌出许多泥水沟。开车更加小心了。
    这中间又出了事,我把相机丢了

 

    为照相方便我一般总坐在驾驶坐后排,左右手个各攥一个相机,用大的时候放下小的。一定是我下车抓拍风景的时候拿着大相机慌乱中把座位上的小相机也蹭到了地下,反正开车一会儿我就发现小相机没了。我这个人一辈子马大哈,丢三拉四是平常事,可今天丢相机可就不是平常事了,那可是我前半截路少钱也买不回来的逝去珍贵记录呀!诸位,如果那次相机真的丢了,我不知到现在这篇回忆录还能不能写成,还有没有心气儿写成!

    下雨天很冷,可我的汗下来了。在车上疯找了一通,确认没有后我叫停了车,雨衣也不穿就往车后步行找。我记得我下车照了几朵花,可下车看路边花很多,都像被我照过!走了一截又延上一截,没有,再延。离车挺远了还是没有,我又跑回车边,让老兄弟掉车头往回开。老兄弟本来运着气,这下子爆发了:“这大悬沿子,你掉!”好在公路没有车,我慢慢旋过车头,往后开,依稀回忆着刚才下车照相地方的模样。真是天佑我也!在往后开了一截路后,我在下车搜寻中,小相机终于被发现了!它躺在泥泞的地上,淋着雨.......

 

    雨变成了雪,车里很凉。

     小李的车可能等不到我们,也走远了。索性我也不赶他了,在这空阔无际的大山圈子里,在这人车绝少的高原公路上,我终于能放松心情,悠然世外的溜达起车来,胜似闲庭信步!

     看到了脚巴村的村牌  

     不记得又走了多长时间,再下又到了沟底,见到一股溪水,与今天一天里见到的别的溪水不同,这股溪水缓流处是青青的,急湍处是白白的,不时有开阔处,水流成滩,中间不乏花树,呵,又是一处待开发的小九寨!
     见村道边的石墙也长满了青苔,气候暖了

    后来知道,我们今天爬过来的不光是觉巴山,还有一座更高的,也是川藏南线最高的,海拔5000多米的东达山,要说东达山比觉巴山名不在其下,可我们咋就没感觉上来下去呢?亦或是兄弟俩连接的太近了,要不就是大山让我们爬晕糊了!
    到左贡7点,天还大亮!

 


 

 

9月5日 阴 左贡_波密

 
    昨晚驻左贡,街面不大,马路上下水道盖板都虚搁着......看来是个简陋的山城。所住左贡大酒店,4人间25元/人,三楼,无卫生间亦无热水,不洗不涮到也省事。这是海拔三千米以上我们所住的第一个县城。除我之外大家多少都有高原反映。和小李老展我们住一屋,见二人进屋倒下蒙被就睡,估计饭也不吃了。老兄弟也比同,甚至让我下楼去车里拿来氧气枕吸氧。更绝的是刘老哥,他们这次出来带了制氧机,干脆抬进他们屋给整个房间充氧,牛!

    唯我例外,没啥感觉。上下楼几次,还去逛了街,从酒店走到街尽东头进食品商店,看法院门前普选公告......
    这一路大家都公认我身体最棒,可都有所不知,4年前我还患过脑梗,是个病人哩!家里人这次能放我出来,那是被我闹的没办法,我也是放大了胆子,胆子也忒大了!说到这儿可能有人要取经;您是吃啥药了这麽有把握不害怕?别不信,我还啥药不吃,这几年就坚持吃鱼油维C一类保健品,还有就是这些天加的红景天。人身体各异,我也是碰对劲了没事,身体有病想来西藏的朋友还是应该谨慎!

    天天早晨黑天出发已成习惯,6点从左贡酒店出来,伸手看不见几个指头。三辆车打开大灯,如3柄剑刺向夜幕。疾驶一个多小时,周围景物还什麽也看不见。只觉得路是平平的柏油路,路上时有水洼泥浆,推一档车一用劲就过去了。天发青了,看出周围是山,而我们的车则走在平坝里。车左侧是宽宽的江水,阔大的江面中间有许多滩,右边则是大块大块金黄金黄未收割的麦地。逐坡还有许多藏式民房

 

    一路村寨密集,印象最深的是每个村路两头都埋了减速横桩,车稍快一点就要跳起老高,只能小心慢开。还有多处水漫路,遇此车多一冲而过,溅起很大浪花,有一种飞艇的感觉。出来时下点小雨,过会儿停了。一直到邦达都是柏油路,很好走。只是有多处正在修补或挖开还未修补的路段。只能容一车通过,两边车多肯定堵。好在我们走的早路上车少未遇堵车。

 

    到邦达见一大丁字口,右边北上左边南下。我只能拿眼多瞥了右边路口几眼,然后忙不迭的跟着前面的车左拐上了南线,川藏南线

    又开始爬山,也许因为昨晚住的海拔高,今天感觉没怎麽费力就站上了海拔4650米高的业拉山顶
   雪下起来了,都是雨水结成的雪粒,天阴冷,能见度很低。周围山头都画着浑圆的曲线,给人感觉那麽平缓。

    可马上这种平缓的感觉就被打破了,上前几百米转过最后一个大山豁口,哇呀,万千大山,万丈深壑。一下就堆涌到你的面前,让你惊讶!让你兴奋!让你赞叹不已

       川藏线有名的99拐,不,也有说是108拐的地方到了。从我们所站大山最高处俯瞰脚下:万嶂千壑间有如白缎般铺展开一条百绕千拐的公路,从上往下垂降 ,据说垂降了2000多米!一眼可瞄见公路上有无数车辆或上或下在爬行。车辆、尤其是大的车队行经处,扬起滚滚尘沙,就如无数蛟龙窜跃。太阳幻变万千气象,公路却总灿灿生辉!“我为江河赞美,我为大地歌唱.....”这一路听过来的这首优美藏族歌曲,此时再次灌满我的耳际.......

    路是沙石路,很宽,凡大转弯处都有护墙或桩。开车只感觉路无数次往返折回,且折回的角度几乎都在180度,车一侧或临深渊或倚绝壁,但也不乏壮观美景。下到半截,回望来路,需仰高头径,才能看到路如天际一发丝,从山顶飘下。

    经过没完没了地打弯,也不记得到底打了多少弯,行驶了将近3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听到江水奔腾的轰鸣声来到了怒江峡谷    

      车降到峡谷,看到一些美丽村庄。
  

 

    峡谷最深处,又近距离看到了怒江。那真是两岸万仞穷山,挟持一条急川,虽显苍旷,但气势无比!

    马上要过有名的怒江大桥了。路遇山民,给了孩子几个苹果 马上要过有名的怒江大桥了。路遇山民,给了孩子几个苹果 
   

    早听说怒江地势险要,桥跟前有战士守卫不许照像,我们提早拿出相机做了准备     老远抓拍了这麽一张照片,后来大家看了还嫌照的太远    过桥后走怒江支流。两边山多土石:     有的高耸壁立,沙石暴突:     有的如磐压顶,气势峥嵘:
         

 对岸江边土壁,亦各有形,让人联想:

半大老头 自驾面包 西藏归来 【川藏篇.3】 - 摄士影居 - 摄士影居的博客
 
    于荒莽褐黄的大山中往前行,再看了到绿色、看到了人烟、看到了村镇、看到了盎然世界:    时间已到了下午2点,车疲人乏。幸亏车是不吃草的马,要不,鞭打也不走了。还好,不用鞭打,加油就中。在巴宿路边加油站加足油,继续往上开。好像要对我们大半天走险峻山路的辛苦给予报尝,老天又给了我们一个欢喜,把一条平坦通畅,跑起来又独有韵味的公路送到了我们的脚下。只可惜我没记住起点终点,因为开始谁能预知以后呢。        先是两边大山退后让出了场子,眼前出现一个平滩又一个平滩,一条平展的柏油路穿越在平滩中间,巧妙的是平滩此起彼伏,而公路也越上冲下,且悬跳度都不大,恰到好处。公路上车也不多,视野开阔,司机可尽劲儿的开,油门可到头的踩,充分让大家体验了一种无羁无绊痛快淋漓的感觉!路还不短,又跑了半天     不知这叫什麽草滩,反正又过了:      没记这是什麽山口,反正也过了:

     已经下雨了,空气已变的湿润润的了。继续前行   

    下面要经过的这个地方 ,是凡走过川藏线的人都熟记,没走过而关心川藏线的人都熟知的,而我却偏偏知地儿不知名。路边山岩状况复杂,为防落石砸车伤人,护路的人别出心裁的筑了几大段钢筋水泥的过廊,美丽的过廊,体现着人与人之间真心的呵护,凡过此游人,无不感动照像:     空气变的更湿润了,气候也好像变了,变的温暖了,虽然雨还在下,且越来越大。霏雨迷茫中我们过了然乌。    然乌之美,泌人心脾。虽在雨中,那远眺的湖水,那葱郁的树,那摊地金色的麦田房舍,还有那远处的雪峰 都搅裹在如诗如梦的水雾云蔼中。“西藏的江南”一点不虚传!
        可惜,心是我的,我却不能把她放下;腿是我的,我却不能把她停下,我只能下车几步,匆匆照几张像,又要赶路了!

 

    然乌到上面的波密(扎木),开始有段土路,还不难走。可又有一段搓板路,车稍快就大颠荡。路上还时有塌方落石。

    土路到玉普,又接成柏油路。雨中柏油路黑亮亮的,路两旁都是茂树,雨中景色,如一幅铺展开来的水墨长卷,毫不吝色的把大自然所有的美,一股脑推倒你的眼前,让你欣赏的如醉如痴:    
    可好走的路有时也暗藏危机,这不 .几次遇到山水冲下的路段,有的我们楞劲儿一冲,或挂一档轱辘一啃地儿也就过去了: 
    在这儿我们却抛锚了。这片山水很大,把路边护坝冲开一个很大的豁口。顺水势往上看,山水经过处已成一个乱石沟,沟里石子小如栗子大如碾盘,山水撞起水花,哗哗而下,声震耳鼓。这阵势让平原来的我们着实心颤。老刘他们的车快早走过去了,没在这里等我们。可能他们没拿这里当回事。

     怕一会儿有更大的山水冲下来,顾不上穿胶靴,我慌忙下车,一下车,一
股股山水总像要把我冲倒似的,被水冲着的车也在摆动,左边的江水快与路平了,真怕一晃劲儿车就顺下去。用铁锨铲轱辘下的石子无一点用,因为马上冲下来的石子更多。路边大石上有几个当地人做壁上观,慌惶中我踉跄过去向他们求助,不知是我的话他们听不懂是还是.....全无人动。

    情急中我掏出100元,寻停在对面的一辆拖拉机的机手,有效果了,下来了两个人。我们用车上自带的钢绳,自己扣上前杠,拖拉机发动后,大家一起发喊;“走!”拖拉机格登了两下,终于把我的面包车拽过去了。随后小李的车过来也是一样被陷住,拖拉机也是照拽不误。两辆车一共给了100元,还值!     晚六点多,终于到了今天即定的宿营地波密。到来后听说波密往上发生了大塌方,路断了。我们决定明天在波密休整一天。

 

8月6日 雨 波密 

    在波密第一宿住的旅馆据说是县城较大的,在网上也颇有名,许多驴友冲它而来。老刘也是提前在网上就预定了房间。但我们只住了一宿,第二就忙不
迭的搬了出来,改住了对面一个邮局的招带所。首先,接待态度不敢恭维,说话少热情。也许大阵势经多了。再进房间,桌上豁然一张白纸,又能噎的你倒背气,上面写的不是服务项目而是罚款条文,竟有十四五六项之多:弄脏被子罚200、摔坏杯罚50、闹丢鞋罚......磕坏桌罚.......把游客整个当成了造反派.....住过多少旅店,此奇文惟独见,也许是我寡见。
    屋里没电视,跟服务员商量搬一台,因为我们走过这一路,所有旅店无分贵贱,哪怕收不着台也都摆着一台电视,好像应算必备件。可惟独在这个所谓
大旅店,被告之,没交那份钱没有那份服务!房间无卫生间,公用卫生间脏,
更别奢想热水。
   我没有那麽小心眼和此旅店有过不去的意思,天南海北犯不着,但我真希望他们改变一些做法,不要让更多慕名去的驴友去再感失望!

    波密县城最美的我看应该是他西面背依的那座大山,离的那麽近,又有那麽高!山上的树,看的清清楚楚,山上的雾,漂的舒舒服服!就像一个戳天而立的硕大翡翠屏风,我时不时都爱往上瞄它几眼

    查书上说:波密,古称“博窝”,藏文意思为祖先。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波密的原始林区位居全国三大原始林区之首。这里雪山环抱,湖泊迷人,有着独特的美。而且气候温和,雨量充沛,生物繁茂,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是典型的江南气候。又享有“西藏的瑞士”的美誉。
    到了这麽好的地方我建议开车出城遛遛,竟无人附应,大多人都去睡觉!邪了,这觉不能回家去睡吗,那怕你睡它个连天连月连年,可在波密我们却只有区区一天啊!

    没意思的我只有去网吧给家里传图片。网吧是小李带我去的。我还从未进过网吧,就像到现在我还从未刷过卡,从未在手机发过信息一样,傻冒的很也
新鲜的很:怎麽我坐在下面椅子上上网,过一段时间吧台就会有人过来收钱昵?新鲜!这一新鲜就足足新鲜了5个小时,被人足足收了50大元,波密上网真贵噢!

 

    和老兄弟上街吃点饭回来整理笔记。这趟西藏之行嚷嚷的早,可临到走都没准备出一个路书一类的东西,指靠邢台小李有,不想刚出来不久他的整套材料也丢了。可以说我们这趟西藏之行是盲走盲撞。这就导至了沿途该了解的地方没深入了解,该张罗去的地方没有去。可这也有好处,那就是摆脱了太多进藏路书为大家脑子里界定了的说法和概念,而真正是写了些自己的一己所得,或一窥之见,且不怕是偏谬偏见。

    我每天开车的时间比老兄弟相对少,多数时间拿着相机和本本或照像或记东西。    车颠簸有时一个字在本上划的斗大,平常打惯字到拿笔写就常提笔忘字,急了只好加拼音。每天到驻地我都要把日间所记再整理抄录一遍,怕忘掉什麽    说到怕忘掉什麽我还真有忘不掉而暂时没记,却一直横在心里让我感动的事。前天在到左贡前的公路上,我们第一次看到一个独立骑行的年轻人。后来是昨天,在我们冲一条沟时,旁边也有一个骑行后来下车,踌躇怎样过沟的小伙子。    再到后来的路上,甚至在空旷荒莽的青藏线上,我也多次看到这些执拗苦行的年轻人。多少次我想停下车,想迎候他们,哪怕只给他们一声简单的问候,但我们的车都是一跑而过。于是我每每急.......

    不知为什麽,在我心目中,在那苦寒寂寥的西藏路上,这些孤独骑行的、更有步行的,向着他们心中的哪个世界坚韧走去的年轻人,我感觉,其身影形象,甚至能一和那些一步一磕,拜向拉萨的信众相媲美,因为,后者只需用虔信浸渍灵魂,而前者才更需要奉举独立卓行的坚韧精神!

    我依稀看到了我们这一代年轻时的一些影子,我甚至想大声说:如果我还年轻......
   可惜我没有年轻了.......

    时至今日,我早以回到忙乱的城市,回到舒适的家中,但我仍情牵在川藏或青藏线上,那些我见过亦或没见过的苦跋苦涉的年轻人,我多麽想再次送上我倾情的问候啊:孩子们,你们回来了吗?如果没有,那你们行在何方?今在哪里?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