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士影居的博客

旧事真从一梦过 高谈再为十年忙

 
 
 

日志

 
 
关于我

陈希玲 男 居住地:天津市河北区 年过五十,自称“半大老头”。曾上山下乡,后30余年经营专业影楼,尤擅人像。早年尚文,为天津作协会员。老来好游,07年自驾面包走西藏,归著游记一篇,网间反响热烈。 欢迎交友,相携共进! 我的电话:022.84592451/ 我的手机:13652137060/ 我的QQ、542704924/ 我的另一个博客连接:摄士影居搜狐博客 sheshiyingju24.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镜头里的书画艺术家们......【系列.1】  

2008-06-04 11:39:52|  分类: 图文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常给书画艺术家印些画册画页什麽的,也就经常接触书画艺术家。接触时间长了,有许多就成了朋友。

 实话讲我不太懂画,就像这些书画家大多不懂摄影一样。我知道他们每个人的画都画的很好,他们也都认同说我给他们照的像很好。

   我乐于给这些艺术家照像,有时固然是业务需要,但更多时是出于摄影爱好。给他们拍照我从来是不收费的,岂止是不收费,有时还要上赶他们……

 我希望让更多的书画艺术家走进我的镜头。我也希望让更多的书画艺术家从我的镜头里走出神采……

 

 天津画家皮恩昌 

   画家皮恩昌来我影室是不期而至。他是闻听别人介绍来我影室照像、并做四联写真名片的。咋一见面,我以为又来了一位老老的艺术家,可仔细一看,不禁哑然失笑,他其实很年轻,是一个有着很老胡须的很年轻的书画家,是一位美髯公!

 

   说起来我这辈子爱看大胡子的人,很小的时候知道胡子最美的是关云长,近代让我羡慕的是“半为苍生半美人”的国学大家文怀沙。关云长胡须之美美在其英武无比;而文老先生胡须之美则好像和其奥深的学问成正比。至于时下很多年轻人也蓄胡须留辫子虽不说明什麽,但大多有个向文化趋近的品味,而不像文身一类俗举那样让人讨厌!

 我这辈子虽爱看大胡子,可自己却不敢长胡子,因为长不出那种气质来,反倒容易让胡子长过我的岁数,所以天天得拔胡子,不,是拔胡须!

   人长的有特点镜头自然就好聚焦,给皮老师照像顺其然我要先薅住他的胡须,给胡须先来个特写。第一张像我只取皮老师胡须以上的头部,90度正侧脸,用打出的一束侧逆光线,尽力想照亮他的每根儿胡须,背面托以深景。我感觉这样一来,它胡须的神彩就能出来了,至于其颈部耳部退到深影里,脸的其它部位看得到看不到也就不甚重要了。

   第二张照片我让皮老师站在一出门前的平台上,我还站屋里照,用的是侧逆的天光,背面正好有破烂的棚架成深色背景,也感觉把人物托出来了。为看清人物更多面貌,我让其又多转过一些身来,并取了大半身。为增加些动势,最后出片时我又把片做斜了些。第三张片我感觉意思不大,是用影室背景照的。

  皮老师自取名片走后我们没有再联系,到现在我也很想知道他的胡须又长长了没有?但我能肯定他的画艺一定是又有大进步了!

 

     

 

 

 荒眠于世的书法家颜冠雄

 

    人像摄影的的最佳境界是要得其所拍人物的神韵,然而实际生活中的人物往往外观表象与内里含蕴并不同呈,有时甚至还相差甚巨。初见书法家颜冠雄,看其平俗谦和,使你很难将他与出身贵胄,师从显赫……这样的背景联系起来。

    我见他的字在见他的人以前。北京一个朋友家里四壁挂有许多当代名家题字,各有韵致。但见其中一幅字帖,无论字的架构或流写,都与众人字态不同。其似稚又老、含庄于谐,别有一种约简脱俗的味道,这就是颜冠雄的字。

  后来我了解颜老师是满人贵族之后,其先祖颜玉泰为清末内务府官员,民初为国务总理代笔,京城诸多名匾额皆出自其手,乃著名书法家。颜先生秉承先祖睿智及深厚家学,后又得启功、郑诵先、张伯驹开门恩授,加之自身勤奋好学及聪慧之性,终有成就

  颜冠雄笔名荒眠,可译为:“荒”是没有人迹,是荒原,是大自然。“眠”是沉浸,安享,也可以是长眠。“荒眠”是回归自然,天然合一......     

  我为颜老师做了一套名折,借到北京送名折的机会想见其一面,还想为其照两张像搁在我的书画家人像专题系列里。在朋友家,因为我临时要出去到另一个画室给另一个画家照像,害的他先我而到等了我半天!他是卷裹着笔墨纸砚来的,说要当场给我写幅字,我连表感激。

  朋友家屋子很小,铺开桌子除写字的人外就再站不开其他的人。我的镜头很长,想照下老师写字的全景颇感费劲,我只能站在外厅,往一角儿退,紧依冰箱,站上凳子,挑开挂帘,透过门楣,这才把老师倾神贯气为我写字的全景拍下:

 

    

    想再拍张特写我的镜头正适宜,但照了几张我都不满意,感觉用闪光灯一打什麽味道也没了。我尝试不用闪光灯,但室内光线很暗自动档速度很慢,手的微动使拍出的相都是虚的。但我不死心倚门为架,屏住呼吸再照,终于拍出一两张还算将就的照片:

 

   

    这张照片中颜老师扭脸外瞅透显出一种专注;微抿的嘴角更含一种执拗;我经意照出他头后边一束撅辨儿,也似看出他性格的不羁.......

 

  随附我为阎冠雄老师所做的名折(我自创的折页式名片):

 

 

      

天津画家钱桂芳

  

    多少年来,都是我给别人照相,自己却难有一张好相。“卖凉席的睡土炕”、没人给我照是一个原因;“只因脸丑怕照相”、自己不愿照也是一个原因。但说我没有一张好照片也不对,至今我还珍存着一张三十多年前在一个小城市小照相馆里照的一张相,那时,恰鄙人年少,绝无现在这等庸胖,而是模样清瘦,鼻梁上架一副黑边秀琅镜,更有一条长巾绕颈搭襟,好一副“书生意气,挥斥……”、当然我什麽也不斥,自己爱自己这张相就足慰了!
      
       现在的人们可能很难欣赏过去那种一本正经式的照相了,尤其脖项上缠一条围巾,亦或再穿一件中式对襟大衣,亦或再理一个偏分发式(可绝不能要中分),那还真有点回归“五四”,倡仰“学派儿”的意味!“一条丝带远冬寒”,本是御寒之物的围巾,过去绕在男人的颈上,竟也能缠绕出那麽多斯文、儒雅 (自然不排除有时也有木纳)。以至当今时潮变了,围巾仍不失为是男人的一种时尚之物,仍缠绕在一些时尚人物的颈项上,只不过现在的围巾款式百变,绕法百变,早以超出“温文”“中规”的品位,而向着“酷毙”“帅呆”撒步而去 大家可看那T型台上的众多围巾男模特,还有那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偶像剧中的众多围巾男主角.......
      
      可打心里讲,我仍爱老派的围巾、仍爱老派的围法、.......

     画家钱桂芳来我这里做贺年卡是带了几张自己的照片可自打他一进门,我就一眼瞄住了他围的一条围巾,看中了他围巾底下透出的一股谦谦之气。我说:“不用你带来的照片,由我给你照两张相吧,我相信我照的相也许更能突出你的气质”!他不嫌我吹牛反欣然同意让我给他照相,后来,我给他照的下面几张相还真的让他很满意,最后把这几张相全用在了他的写真名片还有贺年卡上。

 

 

 

  

 

      随附画家钱桂芳所做贺年卡(背面):

 

 

 天津画家作家穆宜林

     

     穆宜林是个作家,是因为他坐在家里确实写过几部小说。
    穆宜林是个画家,是因为他也确实一直在画画,他尤爱画龙。

     我们认识的时间着实很长,长到忘记了哪年哪月。
        我们过从的时间也实在很断,短到记得住那时那会儿。
         给他照相,好像也是顺至使然,不可推辞。


        下面第一张相,照的年头太早些,那时还用底片。这张相的原底已经找不着了,这张是翻拍的,不甚清晰,还能看出塑膜的粗纹。这是从另一家照相馆的橱窗里发现的,一定是他后来去加洗照片,人家看好留一张做样子的。“好麽,竞敢侵犯鄙人的版权!”一吓唬,照相馆老板连镜框都白送我了!

     我曾笑谑对老穆说:这张相,把你老小子太美化了    

     下面第二张相,像要学周总理一张相的用光和摆姿,可具体到气度气质,那就全然风马牛了!

     最后一张相,我感觉最贴近老穆,虽只是一张可视的相,我却看更像一本可读的书,从他的脸相,从他的眼光,似乎就能读出他这个人物!

 

 

     随附我为老穆制作的写真名片两联:(正面单面):

 

 

天津花鸟画家李明

 

    李明是天津一位花鸟画家,尤以小写意花鸟见长。多年来他以钟情的花鸟为题材,进行了大量的写生与创作。观其所画花鸟鱼虫,皆栩栩如生,给人以生动、俏丽、清新的感觉。但他画艺精湛,为人却不善张扬,很有点乐淡安闲的感觉。你看他笑亦笑的真,静也静的沉——— 

 

  随附为画家制作的名折:(正背面):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