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士影居的博客

旧事真从一梦过 高谈再为十年忙

 
 
 

日志

 
 
关于我

陈希玲 男 居住地:天津市河北区 年过五十,自称“半大老头”。曾上山下乡,后30余年经营专业影楼,尤擅人像。早年尚文,为天津作协会员。老来好游,07年自驾面包走西藏,归著游记一篇,网间反响热烈。 欢迎交友,相携共进! 我的电话:022.84592451/ 我的手机:13652137060/ 我的QQ、542704924/ 我的另一个博客连接:摄士影居搜狐博客 sheshiyingju24.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拍蔚县打树花  

2009-04-30 20:47:58|  分类: 俘光掠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拍蔚县打树花 - 摄士影居 - 摄士影居的博客
 

年年佳节,今又盛逢。

正月十五闹元宵,普天下,民欢腾。

尤忆去年到蔚县,看打树花:

钢水照墙泼。钢花漫天红!

最是璀璨世罕见,

 应是神州无二,

风光独胜!

                                              ——兔年元宵节新记 

 

    我这个在河北张家口地区曾插队落户五年多的老知青,过去却从未听说过张家口地区蔚县打树花这回事。是在去年的搜狐博客摄影圈子里,看到博友开心笸箩拍的一组打树花的照片时,才让我瞬时间感到惊奇,霎那间受到感动,并立时萌生起一种不可抑制的向往:向往也去暖泉堡,向往也去拍打树花!

   下面是我当时写下的一组文字,它真实刻记住了我当时的心情:

 

  开始我以为是烟花,已着实为作者拍的如此璀灿而钦佩不已,及至证实为铁花,其钦佩又改为惊诧,我的妈,这灼人的热度该有多大呵!

  我真想象不出,那一盆盆通红的铁水,是怎样被勇敢的村民,洒脱而无畏的漫天泼洒!我也不知道拍摄者站在何处,估计也不会太远,因为我实着着感到了铁花的灼烫,并不自禁摸摸眉发,看看有无几粒落下的仍灼烧着的铁花!

  蔚县在河北张家口地区,而张家口是我曾插队待过5年多的地方,可我却从未听说过有打树花这样的事,或许是我寡闻,或许是过去年头人们闹腾劲儿不大,树花也就难名天下。

  土墙灰瓦,门楼彩吊,还有那亲亲的丫头,照片中的处处景物,让我心生牵挂。这是一片我曾熟悉而又陌生了的土地,这又是一片陌生了我又再想熟悉的土地。

  感谢打起的树花,它直泼进我的心里,让我要寻着它的炙热而去......

                                                                                                                       08.3.1  

                                                          开心笸箩 原文见:   http://q.sohu.com/forum/16/topic/1558562?success=pst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几次次拨通张家口朋友们的电话,详细问询了解打树花的信息,并早早规划去张家口蔚县拍摄打树花的计划,行程从此有了期盼、心里从此有了牵念......

   关于打树花我提前了解到的情况是:

 

    河北蔚县暖泉镇的打树花,有300多年的历史了。打树花出现的最早的说法是:过去过年,有钱人放炮竹,没钱的铁匠就把炉里的铁水泼在墙上,图个好看和热闹,可谁想到,这火树银花比鞭炮礼花还要壮观绚烂,于是一代传一代,打树花的绝活就流传了下来。


    暖泉镇内过去曾有3处铸造业摊点,后来堡子里的人们为了庆贺丰收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都自愿捐献废旧生铁,煤炭和粮仓,蔬菜等,每年元宵节,要连打三天树花。     
      表演打树花时需要先将数百公斤生铁用炼铁炉化成铁汁,打树花铁水的温度可以高达1300多摄氏度,稍不注意就会烫伤,所以打树花的把式都是经验丰富而且胆识过人的高手。打树花时反穿羊皮袄、头戴湿毡帽的艺人将废铁熔成的铁水装入特制的容器内,然后用特制的在水中浸泡了3天的柳木勺子将铁汁一勺勺舀起,再将其奋力泼洒在古老的城墙上。一千多摄氏度的铁汁炸裂后爆发出万朵火花,犹如枝繁叶茂的树冠而称之“树花”。“树花”千姿百态,万花奔腾。真正是“火树银花不夜天”。
       据说,最初打树花用的只是铁水一种,后来发现,铁水的“花”是红色的,铜水的“花”是绿色的,铝水的“花”是白色的,渐渐地,在火炉里放些铜,又放些铝,打起的树花就更显得五彩缤纷了。
       打树花是一种古老而原始的焰火。表演艺人们需要精湛技艺和勇敢精神,它是勇敢者的游戏,也是暖泉人的绝技。此项民俗活动全国仅此一家。这种纯人工创造的火花图案变化多端,表演时能不断引来喝彩惊赞,这种此起彼伏的红火气氛高潮是其它任何社火活动无法替代的。

 
     张家口的朋友是原地区文联的老同志,本来安排好到蔚县有县文联的同志接待我们,并提前为我们安排去暖泉堡靠前的拍摄位置。但今年蔚县打树花的名声实在是闹腾的太大了,省里和北京的许多部门和媒体都派来了一拨拨强悍的队伍,县里同志真有些应接不暇。好在还有底下的朋友,为我们提前安排好在蔚县宾馆的住宿,并用蔚县的名吃“八大碗”设宴招待我们。

   暖泉镇距县城大概10多公里,因镇内有一年四季水温如一的泉水而名“暖泉”。暖泉镇历史悠久,以泉水、集市、古建筑及民俗文化而闻名。10多公里路是乡村公路还算好走,当开车进入这燕北古镇,映入眼帘的是古老的街道古老的民房,还有满眼的土黄。天阴无光照,照片拍的平淡,所以白天拍照的兴致减去不少。登堡门楼,站在堡墙悬悠处,我双脚竟打起颤颤,和年轻人已不能相比。

   镇子很大,站在高处,一眼打不尽,比邻的房舍一片又一片。村内堡、街、巷格局至今保留完好,瓮城、堡门楼、堡墙、堡壕、戏楼、牌楼、宅院保存完整,亭、台、楼、阁等古老建筑比比皆是,还有华严寺、地藏寺等寺庙存留。只不过所有这些今天看来都很残破,既处处透露着历史的淳厚也时时提示着无奈的沧桑。  

   在我看当地人打造专业旅游重镇的商业意识也许还不很强,今年来看打树花的外地人估计成千累万,人山人海,镇内却不设任何管制,不收票也少有人引导,都是任君尽兴来。随尔胡乱窜。镇内路大多泥泞不堪,各种高低档车随处趴卧在一起。镇中心区小吃摊很多,每个小吃摊前都挤满人,到处搞得狼藉一片。

   现今的打树花因为有了更多的表演性质,所以镇里单独开辟了一处很大的广场,建了一个单摆浮搁着的墙楼。顺着一条可能是镇里近些年新修的最繁华最好的马路,挤在如涌的人流里,我们一行人飘到了这个广场上,到了广场,我们就谁也找不到谁了!

   夜幕来临,天气有些冷。夜近墨色,整个墙楼被彩灯串起,显得十分好看。最扎眼的是看见两辆救火车停在广场一边。打树花说是晚七点钟开始。门楼前老早拉起了警戒绳,并有武警站位。也有老早老早赶到的摄影师们在绳前各自抢占好自己的位置,架起了各式唬人的“武器”。但后来的人们并不管这一套,随着到来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甚至挤进了警戒线内,我也是挤进去的人之一。

   随着时间的临近人们慢慢产生骚动,空气中甚至有一种不安的气氛弥漫着。到处是乱哄哄来回攒动的人影,嘈杂的声音淹没一切,要想和身边的人说话,使多大的劲喊也是白喊。熔化铁水的大炉子也早被人拉来,并由一群人起劲地烧着,还不时把一筐筐的废铁倒进去。呼呼的鼓风机使炉顶和炉门不停地吐着夺目的火舌。这火舌在每个人眼睛里灼灼发亮。争先恐后的人们瞄住这化铁炉开始就是一波又一波的猛拍!不知是激动的原因,还是眼睛看不准相机刻盘,不能随时调换光圈速度的原因,我开始的照片总照不好。不是速度慢了镜头里的景象虚晃一片,就是速度快了镜头里的景象漆黑一片。在那种人人激奋的情绪下,人们都很容易显得手脚错乱,不知所从。

  当看到三俩个毛面朝外翻穿老羊皮袄,腰扎粗绳,脚遮布帘,头扣草帽,走起来又笨重又威风,像似古代勇士的大汉走进场内时,人们开始沸腾,场面也像有些失控了。“别挡我”!“别挡我”!“让开点”!“让开点”!人们吵成一片。

  我有些纳闷,并存期盼:武警咋还不清场,该赶人维持秩序了吧?但这一念还不容我闪完,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原来不知何时,已开炉放铁水。照眼的铁水倾入一个方形的火砖煲中。铁水一盛满,便被两个大汉快速抬到广场中央。同时拿来一只水桶,里面泡放着十几只长柄勺子,这时,轮到我们刚才看到的翻穿老羊皮袄、头扣草帽几个大汉中的一个健走上来,从铁桶中拿起一只勺子,走到火红的铁水前,弯腰一舀,跟着甩腰抡臂,满满一勺明亮的铁水泼向城墙。就在这一瞬,金红的铁水泼击墙面,四外飞溅,由于铁硬墙坚,铁花飞得又高又远,铺天盖地,整个城墙也有如被炸开一样,好似天崩地裂。然后,漫天钢花,又如同细密的光雨,闪闪烁烁由天而降,呈现出我从来没见过的极其灿烂的奇观!而且不等这光雨落下大汉又把第二勺、第三勺铁水泼上去。似乎想让这漫天花雨璨开不败!

  可站在城楼前圈子里的一堆人这时可就惨了,“妈呀呀”“哎呀呀”惊叫一片,竟做乌雀散,又如崩坝的水瞬时跑尽。我亲见一个小伙子跑不及,把相机搂在怀里,抱头佝偻着,不敢动半步。大家别忘当时我也在圈子里呢!那晚怕冷我穿了一件带帽子的防寒服,我顺势把帽子一扣,索性定住脚不跑了!哈哈,大家猜怎么着,我发现了这漫天铁花虽看似灼烫,可真落到脸上倒也不十分可怕。于是,我的勇敢劲儿来了,过会儿看看许多人的勇敢劲儿也来了,又有一些胆大者钻进了圈子。

   一砖煲铁水抛完,又一煲铁水被几个大汉抬上。先一个翻穿老羊皮袄、头扣草帽大汉下去,再换上一个翻穿老羊皮袄、头扣草帽的大汉。每个汉子的经验和功夫不同,手法上各有绝招,又互不示弱,渐渐就较上劲儿了。他们一较劲,那打出的树花就更好看了。

   我在拉着绳子的圈圈儿里坚持拍摄到最后也没舍得跳出来,拍摄树花的距离虽然是近了,但其它角度的照片我都没有抓拍到,因为圈圈儿里不容你左右乱跑,谅你也不敢跑!这是我这次拍摄的一个大遗憾。还有,第二天在宾馆穿衣时我才发现,我那条新买的裤子上面,竟烧穿了好几个蚕豆大的洞。再一抹撸上下身衣服,明显感觉上面还沾有不少铁渣渣......能沾到铁花,据说就能沾到福气。这样一想,我这一年都会有好大福气的,美死啦!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我拍蔚县打树花 - sheshiyingju - sheshiyingju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80)|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