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士影居的博客

旧事真从一梦过 高谈再为十年忙

 
 
 

日志

 
 
关于我

陈希玲 男 居住地:天津市河北区 年过五十,自称“半大老头”。曾上山下乡,后30余年经营专业影楼,尤擅人像。早年尚文,为天津作协会员。老来好游,07年自驾面包走西藏,归著游记一篇,网间反响热烈。 欢迎交友,相携共进! 我的电话:022.84592451/ 我的手机:13652137060/ 我的QQ、542704924/ 我的另一个博客连接:摄士影居搜狐博客 sheshiyingju24.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诗艺拾谈(1.兼序 兼贺新年):找寻复找寻  

2011-01-01 00:00:00|  分类: 诗艺拾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个照了二十多年室内外人像的摄影师,今天贸然想来诌谈诗艺,而且初拟就十题(陆续),唬人不!就像近些时兴致所来,我也在博上不时歪诌一些诗一样,也有朋友笑我:瞎扯吧你!尽管不被看好,但自认为无论写诗谈诗,我还是认真的,谁叫过去三十年,我这诗瘾又回来了呢!

 

     就像许多文学青年初涉文学都是从诗开始,年轻时的我也是个诗歌爱好者。最早涉及的文学熏陶,也是古典文学和诗词。但过去我没写过旧体诗词,因为嫌太受约束,也不想闹清格律方面太多的讲究(到今天我也是闹不清),那时写的是属于自由体的新诗。

     过去的事有几件我记得挺真_____

 

     因为我的大名叫陈习玲(现在“习”改“希”了),男为女名,曾发生过有的编辑把我的作品归类在女作者专栏,闹过有追求者的笑话……

 

     有一段时间我特崇拜原苏联的大诗人马雅柯夫斯基,也曾痴妄的想做中国的马雅柯夫斯基,也学着写过上百行的阶梯诗……

 

     在北京住姥姥家的时候因为看书受限制,我记得那时天天晚上我都要跑到天安门,坐在华灯下背诵诗文。那时的诗人如郭晓川、贺敬之、还有军旅诗人李瑛等许多诗人的诗,好些我都是会熟背的……

 

     而让我印象最难忘的一件事、是文革结束文禁刚解,一批著名诗人复出诗坛重新歌唱。那时从《诗刊》上我看到重庆老诗人杨山写的一首新诗∶ 《诗人的找寻》,十分喜爱,于是随笔写了一篇《诗人的找寻(从“找寻”一诗谈起)》的随感文章,寄给了《诗刊》。未曾想没多久,我收到了《诗刊》杂志社转来得老诗人杨山给我的一封信,信中讲他的这首诗(好像还有郭小川的某些新写的诗),目下又受到了一些人的批判,批评其有散文化的倾向。刚从无情禁锢和风雨摧残中经历过来的人那时都还小心小意,已不堪再经受一点委屈。因此老诗人说:你是我的知音,你能替我说话!我想征得你的同意,把此文寄给登过批判我文章的刊物。待我答复同意后没多久,就见我的这篇文章登载在了80年10月4号的武汉《长江日报》上,而与老诗人杨山,我们就此也有了一段能呈示历史印痕的忘年友情!

 

【原创】 诗艺拾谈(1.兼序 兼贺新年):找寻复找寻 - 摄士影居 - 摄士影居的博客   “诗歌艺术的典型化手段是多种多样的,有的可以细节入诗,运用丰富具体的细节描写;有的可以议论入诗,以警辟闪光的议论概括生活感受;有的以描写人物和生活画面为主,有的干脆直抒胸臆,以情动人。总之,由于生活的丰富多彩和千变万化,也由于作者个人经历、经验的不同,应该允许作者大胆找寻适合于自己抒情特点艺术的表现方法,而不应强求一律”(节选《诗人的“找寻”》一文)。

 

     上面文章我主要探讨的还是诗歌的一些具体表现手段,并不涉及诗歌体式的发展。还记得文革后期我爱跑天津仅有的一两家古旧书店,日拾月敛搞来一书箱自五四新文学兴起以来探讨诗歌发展方向的书籍,那时就争辩的天晕地转,有说新诗要在旧体诗词格律上发展的,也有说新诗要在民歌体上发展的。争论到后来也没有个结果,到是最后来随着时代的新进和新一代人思维意识的繁复和反挣,整个诗坛都一古脑儿折进了朦胧,让我们一朦胧就朦胧了太多年!

 

     坦白的讲我过去写诗其实是没写出过一首能让自己满意的诗来的,所以老早我也就弃诗不写了,(这可能还怨我脑半球中掌管形象思维的那一半毕竟不受使唤吧)。但源于对我国古典文学和诗词的挚爱和不舍,有一年多时间我不间断的写些短文随笔,谈些学习诗艺的体会,其中一些文章,当年发表在各省市级刊物、如广东《作品》、《河北文学》、贵州《山花》、陕西《延河》、《天津日报》、北京《文学欣赏》、青海《青海湖》等刊物上。只可惜也许也是后来兴起的朦胧诗让我掉进茫然和朦胧的原因吧,再后来就连文章我也不写了,而是改拜了赵公元帅为师,学照相开影室,直接赚钱去了,于文学一甩就是三十多年!

 

     是大前年自驾面包行走西藏归来写的一篇游记发于网上,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让我重新找回撰写文章的乐趣;也是建博开博后新识了好多文学同好和瞥见了一片新的艺术园地,才又勾起我对艺术重拾和学习的兴趣。更主要的是这些年见诗歌界有越来越多的人回归清新,回归自然,找寻传统,还有许多人在学写新语诗词,也让我不禁萌生高兴,自然也想加入其中,甚至还想尽点“鼓”与“呼”的义务!

 

     中华古典文学和诗词宝库是一棵永远常青的大树,其呈示的难能企及的艺术高峰和内蕴深厚的艺术道理,于后时代的人们永远有着高级典范和深刻启示的意义。尤其对今天学写诗词、抑或是写其他类诗的朋友。老话常说、老题常做,却也老有说不完的新思新解、新情新意!这也是我今天想重新识习中国古典诗艺传统,拟写诗艺拾谈的本意。

 

     三十年前,我写了《诗人的“找寻”》一篇拙文,找寻的还只是一首诗中的感受;三十年后,我想开始重新的找寻,找寻复找寻,重新找寻我对艺术新的感知,重新找寻我对生活新的感悟。也想借此结识更多爱好文学的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